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大家好,我是凌云。


在住酒店前我都有个习惯——先检查一遍房间里那些无法被灯光照到的角落,以及对着床方向的角落,是否存在针孔摄像头。


在睡觉之前,我会拔出房卡,切断房间的电源,这样也能防止针孔摄像头的偷拍。


法制晚报有个记者统计了2016年公开的盗摄案件共33起,其中有27起发生在酒店,5起发生在出租屋,对于这个数据可能有人表示嗤之以鼻,但需要注意的是,像91这类大型黄网,其中的国产偷拍区的视频就多不胜数,有些当事人被盗摄几年后仍不知情的情况占据了太多。


《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在上一期的推送中,为了追查盗用照片的人,我叫了个小姐,因为有危险,我拉上了一朋友,他叫老叉。


老叉也遇到了麻烦,巧合的是——这事和上期的推送发生在同一天内。


他和女朋友开房时被酒店里的针孔摄像头录下了性爱视频,而这段视频传到了他女朋友的学校群里,因为禁受不住背后的舆论,她半夜尝试割脉,幸好生命无大碍。


因为这次案件牵连到很多问题,文中出现的信息将作虚假处理,请读者们当作半虚构故事阅读即可,至于事件的真实性,我能负责任的告诉大家——真实存在,并且发生的。



案件起因:福田酒店偷拍事件

调查时间:2019年2月24日

结束时间:2019年3月1日



《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2019年2月24日早上七点多,因为昨晚熬了夜,本来打算11点再起床的,但听到手机一直在震动,爬起来看了眼——屏幕显示有5个未接电话,全是老叉打过来的。


因为平常都是在微信上联系的,这次他打了那么多电话估计有啥急事,我赶紧给他回拨了一个过去,铃声就响一秒老叉就接电话了。


《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为了表达我的不爽,先在嘴上问候了他大爷后,问他什么事那么着急。


但这次老叉没像往常一样跟我扯淡,语速极快的说出事了:“我跟女朋友开房被人偷拍了,视频都传到了她学校的群里头,昨晚她室友用她微信给我发了条信息,说在半夜的时候割脉了,还好及时发现。”


《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老叉女朋友的室友给他发的信息


我被惊得一点睡意也没有了,继续问他怎么回事:“电话先挂了,你微信上详细跟我说这怎么回事。”


五分钟后老叉给我发了条挺长的信息。


这事大概是这样的——老叉在女朋友叫刘穗,现在在读大三,他俩是异地恋,在早段时间刘穗来找老叉玩,住酒店的时候被偷拍,现在视频在她学校的群里传的很火,因为承受不住背后的讨论,所以刘穗昨晚躲在厕所里割脉,还好李穗的室友半夜起床上厕所时给及时制止了。”


《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像这个偷拍角度的视频


我问老叉:“视频来源查清楚了没有”


老叉说没有,时间太短。


我琢磨了一会告诉他:“这事已经传开了,现在怕是制止不住那些傻逼的转发了,我的建议是先让你女友请个长假,等这事的热度降下去了才回学校。”


他说好:“我想委托你调查是谁拍的视频,最近换工作了,暂时没法给你太多报酬,但我可以慢慢给你。”


老叉以前帮助过我,况且这事关乎到一个人的名誉,我和老叉说:“我们认识也有一年了吧,你以前帮过我,别说钱不钱的事。”


我说“你先弄清楚这视频的来源,我看看能不能顺着往下查。”


直到中午老叉给我发了一条链接:“弄清楚了,视频来源一个国产黄网上,里边全是一些偷拍视频。”



《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我点开链接,发现是一个以国产偷拍为主题的黄网,属于论坛类的——所有信息都由用户自行上传。


《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老叉的视频是被这人发布的


而老叉的视频是给一个叫“莫斯科的肥仔”的用户发布的,我打算顺着这个用户往下查的时候发现毫无痕迹可寻。


顺手点开了偷拍老叉的视频时发现视频的右下角带着一个水印——添加QQ群:145**** 观看更多视频


搜索了该群号是一个出售偷拍视频的群,在里面可以购买各式各样的偷拍视频——跟拍女孩,酒店偷拍,家庭摄像头直播。


《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出售黄片的QQ群


“莫斯科的肥仔”是利用黄网引流到Q群里出售视频,我在黄网的底部找到了管理员邮件,给对方发送了一封投诉邮件——用户名“莫斯科的肥仔发布的视频中带有广告。”


不出一个小时,老叉的视频在该网站上消失了,但这仅仅是治标不治本,唯有找到幕后人,才能彻底解决问题。


我以买片为理由添加群主的QQ,但他的QQ是小号,我对他用了一遍常规的信息收集方法,但都没有任何发现。


《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群主的QQ



我尝试抓包定位他的IP地址,打开了抓包工具,并且给他拨打了一个QQ语音电话,他很快就拒绝了语音通话,打字跟我说需要买那种类型的。


《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当时定位群主的聊天记录


我点开抓包工具查看刚刚抓到的IP地址,IP是查到了,但该IP对应的物理地址时却是在印度尼西亚——唯一的可能是他挂了VPN。


《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抓包IP地址


《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对应的物理地址




《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因为视频来源这条线索中断,我再次联系老叉告诉他目前的情况,并且问他是否还记得什么时候开的房,视频偷拍的酒店在哪。


老叉给我发了一个在携程订房记录的截图——2月20日在深圳福田区订了一间房。


《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老叉的订房记录


我看着老叉给我发的截图,思考着下一步的计划


视频流出距离开房时间才过了3天,估计时间还来得及,打了个电话向我头儿请了一周假,并且订了当天去深圳的动车票。


下午4点多,我来到深圳,直接打了辆滴滴去老叉当时订的酒店,在车上提给老叉发了条微信让他过来酒店。


我俩在酒店的门口见着了,他一脸忧愁,没有了往日的嬉皮笑脸。


我问他还记不记得当时住的几号房,老叉拿出手机在翻聊天记录,抬头告诉我:“2048号房”


我说好:“你在这等我一会,我先去开房,开好了微信发信息给你。”


我去前台问小姐姐:“2048号房现在有人住吗?”


《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前台小姐姐,有个挺漂亮的。。


她低头在电脑上查了下:“现在还是空的,您打算住这间房吗”


我点点头说是的:“以前在那间房住过,习惯了。”


前台小姐姐让我给身份证登记后给了我一房卡,我在等电梯的时候给老叉发了条微信让他进来。


在上楼的时候老叉一连问了我两问题:“我们来酒店干什么,为什么让我在酒店门口等着。”


我给他解释:“你当时住的房间里的摄像头如果没有拆的话,咱们得蹲着看看有没有人过来取走,而刚刚让你在门口的原因待会你就知道了。”


我俩进到房间后拿出老叉被偷拍的视频,根据角度来看是在天花板上,天花板只有一个烟雾报警器。


《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伪装成烟雾报警器的针孔摄像头


老叉掏出手机打开相机功能对着烟雾报警器照来照去,我问他干嘛。


他说找针孔摄像头:“以前在网上看到有个方法是用手机的摄像头能看到红色小亮点。”


我跟他解释说这方法不怎么妥当:“目前的针孔摄像头很多已经不会被检测到红外线功能,而你用的是苹果6,忘了从苹果哪代起就取消了相机能检测红外线的功能了。”


《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老叉连连点头:“哦哦哦,那我们咋办。”


我从背包里拿出检测器:“平常我住酒店都会带这个小玩意,用来检测针孔摄像头最好不过了。”


《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CC308+型号的反窃听器


“这个CC308+型号的反窃听器够便宜,但因为元器件过于廉价,信号探测功能几乎是鸡肋,而红灯探测功能还是不错的。”


用这设备发出的红色闪灯对着头上的烟雾报警器照了会,发现不对劲的地方——隐隐约约的小红点。


《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右上角的小红点


目测了一下天花板和地面的高度,转头看了眼老叉的身高,让他搬来角落里的椅子:“还好摄像头没被拆掉,你这身高站在椅子上估计刚能够着那烟雾报警器,你站上去把里面的内存卡取出来。”


老叉折腾了快十分钟才拿下来,气喘吁吁的骂着:“这小玩意咋那么难折腾。”


《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我把内存卡插到笔记本里看了看,16G的内存快要存满了,里面录了大概70多部视频,其中有10多部都是情侣光身子打架的视频。


把这些视频都导出存在后,只删掉了我跟老叉从进房间到拆摄像头的视频——怕打草惊蛇。


我在房间的另一个角落装上了自己的针孔摄像头,正对着门口和烟雾报警器


让老叉把烟雾报警器装回原位:“装上之后咱俩就别出现在镜头里了,待会我下楼去退房,你就在隔壁房间开一间,咱们得蹲点看看能不能守到这孙子的出现。”


《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针孔摄像头


老叉点头表示同意,等他装上报警器后我跟他走出了房间。


随便编了个理由去跟前台小姐姐退房——怕引起她的怀疑。


在隔壁房间我用平板电脑连上了摄像头后,监视着对面房间


做完准备工作后,剩下的就是要长时间的蹲点了,这种事我以前干过一次,深深体会到有多么无聊,老叉也特地请了几天假陪我在酒店里蹲点。


我俩一直到25日晚上9点多,才看到有人入住2048房间 —— 带着孩子的一对夫妻。


但他们没有任何嫌疑,期间没有动过天花板上的烟雾报警器,两夫妻在聊着天,孩子在旁边玩手机。


只住了一天晚上他们就走了,似乎是路过这座城市的。



《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2月27下午6点左右,在我俩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进来了一个穿白衬衫带眼镜,手提公文包的斯文男。


《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当时没截图,这是网上找的图片


我目不转睛的盯着平板里的画面,他一进门抬头就看向天花板,——平常人进房间第一眼会观察房内环境。


我赶紧推了推老叉:“别跟你女朋友聊天了,有情况!”


我俩全程盯着斯文男的一举一动,他的身高与老叉相仿,熟练的从角落里搬来了椅子,站上去一会就取下了烟雾报警器,然后把公文包里的笔记本电脑拿出来转存视频。


整个过程不到五分钟,我俩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就出门了。


老叉转过头看着我,我也看着他,四目相对,一脸蒙逼问我:“他是走了吗”


我赶紧从床上拿起背包:“草!赶紧跟上他。”


我俩尾随他出了酒店,因为我没有跟踪的经验,虽然有个老师傅给我讲过,但一直没机会实战。


内心很紧张,但为了安全起见,我让老叉先在我后边远点跟着我,避免暴漏。


6点多正是下班高峰期,街上行人较多,不用太担心被他发现我,但人实在是太多了,不敢保持太远距离,也不敢贴太近


我与斯文男保持着20多米的距离,眼睛死死盯着他不敢脱离视线——师傅跟我说过,在跟踪时目光不能脱离目标视线超过3秒,在这3秒内足以发生很多事。


《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像这样的街道,图片来源网络


不知不觉他开始偏离了人多的地方,我手心全是汗。


一直尾随了四百多米的距离后,他快步走到前面的拐角处,我没敢跑起来——电影里演的都是目标在拐角拿着棍子等你过来。


我放慢脚步并且拿出手机给老叉打了一电话:“小声说你快点跟上来,小心前面转角处。”


这时我也走到了转角的地方,我低着头看到墙边有双脚,身体紧甭着,另一只手慢慢放进衣袋里——路上我捡了块拳头左右大的石头。


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幸好跟老叉的电话还没挂,立马装作跟女朋友吵架的样子。


我抬头看了眼他,发现他也盯着我看,我作出一脸疑惑的表情跟他对视了一秒,便小声的用他也能听到的声音对电话那边的老叉说:“亲爱的,别生气了,我快到家了。”


快速观察了周围的环境,发现前面有一栋出租屋,我径直进去了里面,让他以为我是这栋楼的租户。


脱离他的视线后我赶紧跟老叉说:“我暴露了,你继续往前跟着他,小心点,要真被他发现了你就赶紧跑。”


老叉说没问题,交给我吧。


我靠在出租屋的门边上,希望老叉不会把他跟丢。


一分钟后老叉在微信给我发了一个位置,说他进了小区里,我赶紧顺着他发的位置跑了过去。


我问老叉:“他进了哪栋楼?”


老叉用手指了指前面:“进了这栋楼,但楼道太狭窄了,我没敢跟上去,所以在这等你过来。”


《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他住的老式小区,一层楼只有两间房,左边一间,右边一间


我说没关系:“他上去多久了?”


老叉说刚进去没一会你就来了:“大概几十秒吧。”


我走到一楼看了下,发现是声控灯,又回到老叉的位置往楼上看了眼,1到4楼的灯都亮着——所以他住在四楼。


我说现在不着急上去:“刚刚跑的急忘带烟了,你有没有带烟,被那四眼仔盯着我看,现在我都哆嗦着。”


我俩在楼下抽烟的时,我一边想着下一步的计划——该如何获取到更多信息?


突然想起他当时带了个笔记本去储存视频,我猜测他家里应该是有WIFI的,心里大概有数后,我喊老叉跟我上去。


因为楼道装了声控灯,我们没法在门口长时间逗留——我担心“斯文男”会留意门外的灯光迟迟未熄而引起警惕。


“先不管了,走步算步吧。”我在心里安慰着自己,让老叉跟在我身后上了楼


快到四楼的时候突然有了个计划——我让老叉别在四楼停下,直接往楼上去,等我办完事了再发微信让你下来。”


《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老叉点头示意明白了,我在四楼快速的看了眼两个房间的门底缝,只有一间里面有亮光的,直接坐在楼道里掏出另一台手机——属于我的黑手机,里边装了一些常用的入侵工具以及系统。


《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这部手机是过年前拿到闲鱼上拍的,后来追回来了。


声控灯熄灭了,我坐着不敢发出半点声音,心里特紧张,周围很安静,唯有楼下路过的行人发出的声音,以及我的心跳声。


我开始搜索附近的WIFI,只有一个WiFi,并且信号满格——应该是斯文男家的WIFI。


《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事后在苹果手机的截图


花了十分钟时间用字典破解他家的wifi,辛亏不是经过WPA2-PSK加密的,否则得花更多的时间。


《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WiFi密码字典,用来暴力破解密码的。


登录进去他的WIFI后,我打开一个常用的入侵软件,开始扫描连接了这WIFI的设备。


《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连接斯文男的WIFI设备


很快就在列表里找到他的笔记本电脑,并且开始嗅探劫持会话。


《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一个小时后没有劫持到任何信息,期间听到楼下有脚步声上来,我让老叉趁有人上楼的时候下去回酒店休息——我并不清楚得蹲多久才能劫持到他的信息


我在楼道里坐了快6个小时,直到深夜12点多才劫持到他的他的QQ邮箱——他正在给一个180****@qq.com的邮箱发邮件。


从发送邮件的内容来看,似乎他只是负责偷拍,并且把视频转卖出去。


我搜索一下这个QQ号,居然是最开始查的出售偷拍视频的群主!


《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当我返回他的QQ邮箱想保留证据时——邮件被删了!


除了那封被删掉的邮件外,其余的全是一些广告邮件,看来这斯文男非常的警惕,不会在自己的设备里留下出售视频的证据。


在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时候,我发现他在网页上登录了淘宝帐号,很顺利的劫持了他的淘宝号,点开他的收货地址,保存了他的收货人姓名以手机号。


《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劫持了他的淘宝账号


翻了翻他的淘宝购买记录,从2018年12月份开陆陆续续在一家名为“**安防”的店铺买了将就40个针孔摄像头,但让我很奇怪的是——他刚刚给店主发了条信息:“已发货,请查收。”


而一分钟后**安防店主给他回复:“收到。”


随后他俩不约而同的把信息撤回,斯文男发送邮件的时间在两分钟前,而后就给淘宝店主说发货了,并且两个人都把信息撤回了,我琢磨了好一会——这就是做贼心虚啊,正好两分钟前斯文男往邮箱发送了偷拍的视频,而一分钟后上淘宝让店主收货。


所以我大胆的下结论——淘宝店主是购买视频的人。


我继续等了半小时,再也劫持不到任何信息后,低头看了眼房里面已经关灯了,估计斯文男睡觉了。


下楼打了辆滴滴就回了酒店,在车上的时候把整件事捋清晰了——老叉的视频是被斯文男装在酒店的摄像头偷拍的,调查后发现他并不是把黄片上传到网上的人,而是把视频卖给了一个叫**安防的淘宝店主。


那天晚上没有洗澡,倒头就睡着了。


《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2月28日,那天我很早就醒来了,随便扒拉点吃的后开始整理昨天晚上劫持来的信息。


《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综合目前的情况来分析,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核验信息的真实性,先从偷拍者李锋入手调查。


利用支付宝搜索李锋的手机号,实名信息同样为李锋,在检索他的手机号时找到他的微博帐号,他在微博里经常发布他的生活动态,其中有一条引起了我的注意——他拍了一张办公室的照片,并配上文字:“加班中..”


《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他在微博发的照片


我利用这张照片去分析图中出现的关键信息,半个小时后我推测出他在福田区的某个公司上班,为了证实我的推测,我决定去该公司看看。


因为该公司离酒店比较近,我下楼买了个口罩带上后,就打了辆滴滴就过去了,还没深入调查该公司是否有李锋这个人,就在他公司门口的优秀员工墙上就看到了李峰的照片以及姓名。


《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优秀员工墙


确认了李锋的信息为真实后,我把调查方向转到了**安防店主身上。


从他在淘宝店留下的手机号开始查起,该手机号归属地是在山东济南,我用了个网络寻呼机打了过去,发现已经停机。


《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在支付宝上搜索该手机号,虽然注册了支付宝,但并没有实名认证。


通过各大社交网络搜索,通过碎片化信息分析得出结论——他从17年开始他就开始售卖黄片。


除了以上的信息,再也查不到该手机号任何有关信息。


突然想起昨晚保存了一个从李锋淘宝号得来的快递单号,我简单的社工该物流的客服后便得到了该单号的寄件人姓名,手机号,地址。


而新的手机号检索到的信息更多,但全是他在网上售卖黄片的信息,并没找到他的真实个人信息。


查到这,我必须要放弃了——淘宝店主隐藏的太深,光靠我目前的资源在短时间内无法深入挖掘,而我还有一件事得干。


《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随后我与一个在深圳当网警的老哥取得联系后,给他提供了关于李锋在酒店安装针孔摄像头并且出售的证据,以及**安防淘宝店主的线索。


《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我给老叉打了个电话把目前调查的情况告诉了他,以及接下来的打算。


老叉挺不好意思的说:“我欠你一个人情,以后有什么事我能帮上的,就开口。”


我赶紧打断他的话:“别说人情不人情的事,以前你在我困难时毫不犹豫的帮我,这份情我记着呢。”


3月1日晚上八点多,我拉上老叉陪我去叫了个小姐。


《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上一期推送,感兴趣的点图片就能看了


3月2号,网警老哥给了我答复:“我们查了李锋的电脑,发现没有保存偷拍的视频,而淘宝店主的线索我将它转交给了一山东兄弟,让他那边有时间就跟进一下。”


在回家之前我约老叉出来吃顿饭,顺便告诉他这件事的结果


老叉无奈的叹了口气骂道:“操TM的!”


其实对于这个结果我并不吃惊,从他在转角处等我过来,以及发完邮件就删记录来看——他是一个谨慎的人,视频出售后可能直接删掉了。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我们当时装在2048房的摄像头,你拆了没有?”


老叉一拍大腿:“操!我忘了….”


匆匆吃完饭后,我赶回了酒店,在前台小姐姐奇怪眼光注视下,让她给我开2048号房。


墨菲定律,人越担心什么就容易发生什么——我装在房间里的摄像头被人拆掉了!


我躺在床上想来想去也没能琢磨明白,到底是谁拿走了我的摄像头,只能压下心里的疑问,在楼下打了辆出租车,匆匆赶去车站。


3月7日,山东警方打掉一条酒店偷拍产业链,我在想**安防的淘宝店主会不会就在里面呢。


《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 ● ● ● ● 

本文为半虚构

根据真实求助改编而成


下一期我可能会写一篇《酒店开房隐私保护指南》

因为新号没有评论功能

所以来投票一下吧






点击下方图片阅读更多


《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我会永远在你身后):福田的酒店被人装了摄像头,我和朋友在那蹲了三天。




点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