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在失联前跟家里借了九万,一周后她哥去了大连的传销窝点

大家好,我是凌云


两年里我遇到过不少和传销有关的求助,因为能力精力有些,很多情况下我只会给予个人建议


当然,有时候也会提供超出建议的帮助,比如今天要说的这件事。


传销也区分派系——广西北海一带通常属于南派传销,不限制人身自由,而北派传销则是限制人身自由,个别的甚至直接让你交钱,不给钱就揍一顿。


因为文笔有限,我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说,到最后发现不知道从哪说起..


本文为真实事件,未作任何修改


案件起因:大连传销案

调查时间:2018年1月2日

记录时间:2019年4月4日



《女孩在失联前跟家里借了九万,一周后她哥去了大连的传销窝点》


2018年1月2日,我在知乎上收到一个叫赵坤的男人求助,他跟我说自己的妹妹突然失联一周多了,报警也一直没消息,家里人很着急,因为他平常喜欢看我的文章,认为我有能力帮他。


《女孩在失联前跟家里借了九万,一周后她哥去了大连的传销窝点》

赵坤发的私信求助


我也没一下子应承下来,毕竟这事具体情况还没了解清楚,我让赵坤给我留个电话,回头我打给他问问详细情况。


那天中午,我把手头的事弄完后,用网络电话给赵坤留的电话打了过去,没等几秒就被接了。


我说:“你好,我是凌云,现在有时间把你妹妹的事详细给我说说吗”


赵坤组织了会语言后,慢慢跟我说出这事的经过


赵坤有个妹妹叫赵采,在17年的11月份跟赵坤借了九万块钱,说要辞掉在深圳富士康的工作,拿这钱去上海和一个女性朋友开一家美甲店。


后来到12月份中旬,赵坤突然想起妹妹开店的事,便跟赵采说要去她店里看看,但她死活不愿意,那时


赵坤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了,但没多想,直到12月25号,赵坤的母亲与他抱怨,说女儿的手机怎么关机好几天了,赵坤这才想到可能有问题。又马不停蹄的赶去上海那家美甲店,一打听,完了——压根没有赵采这个人。


随后赵坤去了当地派出所报案,警方调查了赵采曾经的工作地点——富士康


但那主管说,赵采在九月份已经离职了,她和赵坤说在11月份离职的。


店没开,人早辞职了,赵采犹如人间蒸发一样,彻底无迹可寻。


我沉默了一会后,跟赵坤说:“我觉得你妹妹是被骗进传销了”


赵坤嗯了一声:“我也有这方面的怀疑,因为她在失联前骗我借钱说做生意。”


我说是的:“一般被传销洗脑的人都找借口管亲戚朋友借钱,但现在没证据。”


还没等赵坤说话,我又补充了句:“她有没有跟她朋友借过钱?或者你有没有和她朋友打听过下落”


赵坤苦笑了一下:“我不知道她有哪些朋友,因为她不会介绍自己的朋友给我认识,而且她QQ空间一直不对我开放”


我应承下来这次的求助,让赵坤把他妹妹的信息全都发给我,包括身份证,社交,手机号等等。


赵坤连忙感谢,还说好人一生平安,我哈哈笑了一下打住了他:“可别,好人死的早,祸害活千年,等我真帮到你时说谢谢也未迟。”


《女孩在失联前跟家里借了九万,一周后她哥去了大连的传销窝点》


我把赵坤发来的信息都整理了遍,他的妹妹叫赵采,95年出生,前年大学毕业。


因为赵采的手机关机,微信QQ不在线,想要定位根本无处下手,所以碍于时间关系,必须先弄清楚赵采为什么失联,人身有没有受到伤害。


我琢磨了会调查方向后,问赵坤知不知道他妹妹的密码习惯——有很多人喜欢用同一个密码,或者一串特有意义/习惯的数字作为密码,因为我打算猜解赵采的QQ密码,在里面找到她的朋友。


等了十几分钟赵坤才回复我:“我俩读书那会银行卡密码都是经常用一段数字:98985”


我说成,有消息了再打电话给你


我打开了一个常用的密码分析工具,它可以根据你填写的姓名,生日,爱好等等的数据给你列举出一大堆密码,以前我特喜欢用这方法去分析别人。


《女孩在失联前跟家里借了九万,一周后她哥去了大连的传销窝点》

密码分析工具,以前我特喜欢用


填完了提交之后,它给我列举了十几个密码,我不断的换IP用这些密码登录赵采的QQ,但结果让人有点失望——密码没一个是对的。


我又抽了根烟,嘴里念念叨叨,变换了一下思路。


我把赵采的姓名拼音首字母,加上她的生日,最后再插入她的常用数字,登录之后还真对了这次,但新的问题又出现了,异地登录的设备需要通过验证,明显是她开了设备锁。


《女孩在失联前跟家里借了九万,一周后她哥去了大连的传销窝点》


上帝给你关了门,但他不会把你憋死在房里,怎么着都给你留个窗,我把方向转到了QQ空间,谨慎起见我还是代理了深圳的IP地址登录——担心异地登录需要验证。


我翻阅了赵采从去年5月份到现在发表的动态,空间里显示从10月11日开始就没在更新过了,最后一条动态是一张和另一个女生的自拍照,我企图根据照片的背景去分析拍摄的位置,因为不知道位于哪个城市,最后以失败告终,无奈之下只能把照片的事先搁一边


继续翻赵采的动态,我注意到从7月份到9月份的动态中,一个叫可可的女生与赵采互动极为频繁——每条说说都点赞,还有一条动态“可可”在下面评论问她什么时候来大连。


《女孩在失联前跟家里借了九万,一周后她哥去了大连的传销窝点》

赵采空间底下的评论


点进可可的空间里,最近几个月都没发过说说,以前发的东西也全是无用的内容,因为没法登录进赵采的QQ,所以这个叫可可的女生是谁暂时也不知道。


《女孩在失联前跟家里借了九万,一周后她哥去了大连的传销窝点》

可可的空间什么都没有


我用一个小号加“可可”,希望她知道赵采到底去了哪,但我等了一天都没有回应。


通过某个方法查到可可的QQ已经三个星期没有上线过,而最后的登录地点是在大连,线索再次中断,和照片那事一样,先搁一边。


花了小半天的时间去收集了赵采空间里有互动的人,从他们的资料卡上可以断定这些都是她在现实里的朋友,赵采的网友很少——空间动态基本没什么人点赞


前后分别询问了两个女生两个男生,在说明来意时,他们都表示惊讶:“赵采什么时候失联的”


《女孩在失联前跟家里借了九万,一周后她哥去了大连的传销窝点》

赵采的朋友都说很久没联系了


但有个男生抱怨了一句:“不能吧,早段时间她还跟我借过钱来着,这下怎么找她还钱。”


我心里一想,这事肯定有戏,赶紧问他:“她跟你借了多少钱,什么时候借的。”


那男生给我发了张转账记录的截图:“10月28日借了三千多,她打电话给我说要在大连做生意,我心想当时读书那会我俩关系好,就借她了,没成想这会她失联了,草。”


《女孩在失联前跟家里借了九万,一周后她哥去了大连的传销窝点》

另一个男生说赵采跟他借过钱


你TM钱奴啊,别人失联也不问问啥情况,就关心你的钱,但这些话我没说出来。


《女孩在失联前跟家里借了九万,一周后她哥去了大连的传销窝点》


我又抽了一根烟琢磨那男生说的话——她说要在大连做生意


卧槽!突然想起那个叫可可的女生最后的登录地点也是在大连,我赶紧把调查的方向转移到可可的身上。


通过支付宝搜索可可的QQ邮箱,得知了真实姓名:“ *倪可 ”


花了三个小时后,我在贴吧上找到倪可的帐号,其中她在8月份时在大连的贴吧上发过一帖子:“大连找男朋友”并且还附带上了她的自拍照。


《女孩在失联前跟家里借了九万,一周后她哥去了大连的传销窝点》

倪可发的帖子


我看了眼照片就乐了:“这不就是和赵采空间里和她自拍的女生么!


从赵采的同学口中得知她去大连做生意,再加上可可是大连人,我把目光转移到大连上,开始分析那张照片的拍摄位置,通过全景地图对照,最终确认照片是位于大连瓦屋店。


正当我打算把这事告诉赵坤时,他又给我带来了一好消息——赵采手机开机了


我抓紧时间定位,幸运的是在定位后的一分钟,赵采的手机再次关机了,根据数据反馈的信息来看,她的手机信号刚刚出现在大连瓦屋店圆圆超市附近,具体位置无法得知。


《女孩在失联前跟家里借了九万,一周后她哥去了大连的传销窝点》

赵采手机信号出现的位置


综合目前的所有情况,我跟赵坤聊了聊:“从种种迹象来看,你妹妹是十有八九进了传销,但目前应该没有生命危险,你尽快赶到大连,我给你提供远程帮助。”


赵坤满满江湖气息的说:“这事要办成了,以后有事吱一声”我哈哈一笑敷衍过去。


《女孩在失联前跟家里借了九万,一周后她哥去了大连的传销窝点》


当天的晚上11点多,赵坤说他已经来到了大连瓦屋店,问我下一步的打算。


我想了想告诉他:“等天亮蹲点吧,我会给你安排好位置的。”


古人叫守株待兔,这方法可好用了,因为小时候被一条狗蹲点过,还差点被它咬,所以长大之后我经常用。


那天晚上,我通过全景地图查看了圆圆超市附近的出租屋,并且给赵坤留言让他明天早点起床去周围逛逛,打听打听哪些房子属于出租屋。


最终我确定了一栋楼,因为那是一栋出租屋——传销窝点一般都设在出租屋里,都是外地人。


《女孩在失联前跟家里借了九万,一周后她哥去了大连的传销窝点》

就是前边那栋楼


而赵坤中午的时候也告诉我,周围可能是出租屋的也只有那一栋了,我说那你就蹲点吧:“有什么情况必须第一时间跟我联系,山长水远的我救不了你。”


第一天蹲点没收到赵坤的信息,那天晚上他回宾馆之后抱怨说什么都没发现,倒是冻成孙子了,我说没事,再蹲几天看看吧。


一直到了第三天的中午,赵坤给我打了个电话,说看到了倪可上楼了,但没看见自己的妹妹。


我赶紧问他:“倪可周围跟着人吗”


赵坤说跟着两个人:“倪可和另一个男的在后面,前面走着一个女生,看起来像他们再看住她一样。”


我让赵坤稳住,不要冲动跟上去救人:“不确定你妹妹在不在里面,就算在,人你也带不出来,你可能也得留在那。”


他嗯了一声,问我咋办。


我想了想:“去当地派出所报警,让警察救人。”


那天下午四点多,赵坤从派出所回来后跟我说对这些机构失望透顶了:“他们让我填我妹妹的身份证和我的手机号就让我回去等消息了。”


《女孩在失联前跟家里借了九万,一周后她哥去了大连的传销窝点》


我没说话,琢磨了一会和赵坤说:“你先回酒店休息一下,我这边给你想方法。”


《女孩在失联前跟家里借了九万,一周后她哥去了大连的传销窝点》


那天晚上我决定寻求当地反传销的志愿者帮助,通过QQ群搜索相关的群名,进去之后我没在群里说,而是直接联系了群主——群里可能潜伏了传销人员,担心打草惊蛇。


后来群主给了我一个QQ,说这哥们十多天前刚从瓦屋店的传销窝点逃出来,让我跟他打听打听赵采的下落。


直到早上八点,那小哥同意了好友请求,小哥跟我说了这一块的传销窝点作息时间和套路,我把赵采的自拍照给他看:“你见过这女生吗?”


天无绝人之路,他说这女生好像是姓赵:“叫什么我忘了,但我见过她。”直到这一刻我才松了口气,赵坤的事应该也能帮到他了。


我让赵坤加上这个小哥,让他们商量营救计划


《女孩在失联前跟家里借了九万,一周后她哥去了大连的传销窝点》


三天后,我在忙另一件调查的时候,赵坤说人救出来来了,现在已经带回家了。


我一下子就来了兴趣,让赵坤跟我说说情况,我把事情后续整理了一下。


那天晚上小哥让赵坤不要贸然上楼救人,因为不确定他妹妹是不是在里面,最稳妥的方法还是在他们上课的时候把人抢回来。


因为他们的作息规律是:“每天7点多都会步行一个半小时到附近的村子旁边的山顶上的一个房子里上课,期间中午就会回来,而在上课地点中间会有一条必经之路。”


他俩当晚商量好计划——由热心小哥远程指路,赵坤先摸到上课地点,再往回走希望能堵他妹妹。


第二天早上五点多,赵坤就直接往他们的上课地点赶了过去,因为小哥只记得路的样子,并不知道路的名字,然后赵坤就朝着云台村的方向一条路一条路摸过去,直到九点多才走到他们上课的地点——期间走错了好多路。


那个时候路上偶尔碰到一两个传销人员往后走,起初赵坤以为上课结束了,就直接在上山顶的路转了会,实在没有办法了就跟着几个传销人员后面上山。


《女孩在失联前跟家里借了九万,一周后她哥去了大连的传销窝点》

通往上课地点的路


跟着前面几个传销人员走了一段路后,发现路上往山顶方向去的人越来越多,直到赵坤看到他妹妹跟着一个人也往山那边的方向走去,正好碰上面了。


当赵坤站在他妹妹面前,赵采很久都没反应过来,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怎么在这儿。”


因为当时赵采身边只跟着一个男的,赵坤强行拉她妹妹回的时候,那男的没敢阻止,还乖乖交出了他妹妹的手机。


回到宾馆之后赵坤给他妹妹做的思想工作比解救过程还要困难,洗脑太深了,说什么也不愿意回去,后来让家里人和朋友一个个打电话跟赵采做思想工作,最终才同意回去。


可能是因为赵坤突然的找过来,传销人员有点猜不透他的深浅,也很顺利的把赵采的身份证和其他东西给送了回来。


那天早上,赵坤带着他妹妹往回赶,在去大连的火车下站时,居然跟过来一个人,偷偷往赵采手上塞了张纸条,赵坤转过头的时候那人正好跑开,纸条不知道被赵采藏了哪,最后只能作罢。


后来我才知道是倪可和赵采是初中同学,8月份开始骗赵采去大连,那条找男朋友的帖子,同样也是倪可拉下线的方式。


《女孩在失联前跟家里借了九万,一周后她哥去了大连的传销窝点》


事隔一年,我在整理这件事时,百度了一下大连有关的传销,看到了这一篇新闻。


《女孩在失联前跟家里借了九万,一周后她哥去了大连的传销窝点》


我把它发给赵坤看了眼,他说了句:“如果我们当时有记者报道,解救就不会那么困难了。”


《女孩在失联前跟家里借了九万,一周后她哥去了大连的传销窝点》


● ● ● ● ● 

本文未作修改处理

还原真实事件



点击下方图片阅读更多


《女孩在失联前跟家里借了九万,一周后她哥去了大连的传销窝点》

《女孩在失联前跟家里借了九万,一周后她哥去了大连的传销窝点》

《女孩在失联前跟家里借了九万,一周后她哥去了大连的传销窝点》

《女孩在失联前跟家里借了九万,一周后她哥去了大连的传销窝点》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我会永远在你身后




点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