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追查盗照片的人,我在网上叫了个小姐。


大家好,我是凌云。


我擅长的是网络追踪、信息情报收集,而实地调查则是毫无经验。


这是我第一次实地调查,但不会是最后一次,因为我觉得它比网络追踪还要刺激,就像剥洋葱似的,一层一层,直到最里面——真相。


这次的调查因为某些原因,我无法把整个过程过于详细描述出来,以至于这期质量可能有所下降。


不过别失望,我调查过很多事,比如:厕所、酒店被偷拍,长达两年被跟踪,和小伙伴一起追查诈骗团伙…..


有的碍于某些阻扰不方便发出来,有的则调查到最后没结果,等我哪天有空整理给你们看。


如果你有任何建议想告诉我的,欢迎在公众号私信我,希望在大家的提醒和建议中越做越好。


案件起因:一男生发现女友聊骚

调查时间:2019年2月24日

结束时间:2019年3月8日


《为了追查盗照片的人,我在网上叫了个小姐。》


大概在两周前我遇到一个求助——有个叫张成的男生说发现自己女朋友跟别人聊骚。


突然觉得这哥们有点悲催,但这事我没法帮上忙,只能跟他实话实说:“我没法劝人女友不去聊骚”


《为了追查盗照片的人,我在网上叫了个小姐。》


他说:“不是,我是想让你替我分析这事是真是假。”


我哦了一声,让他详细说说。


张成是一个SM爱好者,偶尔会在微博SM相关话题逛,那天他刷到一条微博内容很露骨,点进主页居然看到一张熟悉的脸——他的女朋友孙晴


《为了追查盗照片的人,我在网上叫了个小姐。》

那条内容露骨的微博


当时张成气冲冲的打电话问孙晴怎么回事,但孙晴说自己不玩微博,并且理智的和张成分析这事是不是有人故意抹黑她。


但张成气头上,什么也听不进去,并且说话越来越冲,他俩大吵了一架,冷战到现在都还没和好。


事后张成越想越魔怔,所以想让我给他分析分析。


我说成:“你把微博账号发我看看”


点进微博主页里,头像是个挺漂亮的女生,估计就是孙晴了


我简单的扫了一眼这账号发的东西,差点可耻的硬了——全是赤裸裸的勾引内容,有的还附带了几张孙晴的自拍照。


《为了追查盗照片的人,我在网上叫了个小姐。》


但慢慢分析之后,我觉得这事儿有个疑点——谁TM背着伴侣聊骚会用自己的真实照片当头像的?


在去年我遇到一求助,有个女生照片被盗用挂到探探APP上招嫖。


我估计孙晴这事是照片被盗用了,为了印证我的猜测,我给这个微博发了条私信,问她能不能约。


没等多久就回复我了:“可以约,一次三千,包夜五千,能全国跑”


《为了追查盗照片的人,我在网上叫了个小姐。》

微博私信


卧槽,感情这还真是照片被盗用的了


我跟张成说:“别瞎猜了,你女朋友照片是被盗用的,你冷静分析一下,如果是你背着女友聊骚,你会用自己的照片做头像吗?这不是茅坑打灯笼嘛!”


《为了追查盗照片的人,我在网上叫了个小姐。》

照片被盗用去招嫖或诈骗的新闻数不清


原以为这事结束了,但隔天张成又找我:“能不能帮我查到是谁盗用我女朋友照片的人,如果你愿意接的话,我可以给你一万块钱作为报酬。”


我有点奇怪:“既然知道是照片被盗了,为什么还要找我往下查,你是钱多没地花吗”


他说还真是:“主要是我咽不下这口气,你说这事要让她的亲戚朋友看到,怎么解释的清啊,所以想让你揪出这孙子,到时候报警让他删掉。”


那行吧,我答应下来:“但我不接长久活,一周内没找到线索我就会停止调查,先给两千定金,没查到就退回你”


等查到背后的人再把剩下的钱给我。


张成说没问题,很快就把钱转到我微信上。


《为了追查盗照片的人,我在网上叫了个小姐。》

张成给我转的定金


《为了追查盗照片的人,我在网上叫了个小姐。》


简单的计划了一下调查,先从微博账号开始入手查。


翻阅了这微博所发的内容,全是一些无用的信息,从注册时间和最早发博日期对比是在同一天,所以这个号估计是临时注册的。


找了一会,没得到什么有用的,我决定还得给她发私信,看看能不能要到其他信息


又给她发了一条私信,问她是哪儿的人。


这次一直等到深夜她才回复我,说不用管她是哪的,给够钱就能来找我。


我找个借口要她微信,就说行:“咱们加个微信聊吧,我女朋友经常查我微博的。”


扮演着一个想偷腥的男人,她还真给我留了个微信。


《为了追查盗照片的人,我在网上叫了个小姐。》

她留的微信


发送验证消息后,很快就同意了好友请求


翻开她的朋友圈全是一些姑娘的照片,并且附带了一些个人说明,叫什么名字、年龄、职业、三围。


《为了追查盗照片的人,我在网上叫了个小姐。》

朋友圈全是这种内容


我问她怎么约,她说去她朋友圈挑心仪的女孩,然后给800块定金,安排姑娘去找你,剩下的钱就当面给那女孩。


我说成:“但得过几天才能找你,这两天女朋友管得紧。”


这种方法约嫖方法倒是头次听过


我给一个号称要在广东嫖到失联的老司机打了个电话——问他有没有听说过这种方式的交易,会不会其中有诈!


他说:“这不就是约外围女么,全国各地打飞的卖淫,应该没多大问题,不过你要担心有诈的话,哥替你提枪上阵”


我说:“你别JB扯了,正经点,在调查事呢,电话挂了啊。”


从老司机跟我说的话得出结论——盗孙晴照片的人是一个老鸨,通过微博引流到微信上给人提供约外围女服务。


我整理了一遍现在所拥有的信息——微博没发现,微信号也无从查起。


琢磨了好一会后,唯有顺着外围女这条线索往下查,看看能不能通过她找到老鸨更多的信息。


一天后,我再次联系老鸨,跟他要支付宝的账号说要转定金给他。


他给的支付宝帐号居然是一个手机号,摩擦手掌准备开干。


《为了追查盗照片的人,我在网上叫了个小姐。》

他给的支付宝帐号



《为了追查盗照片的人,我在网上叫了个小姐。》


我在支付宝搜索了该手机号,实名信息叫*志亭


《为了追查盗照片的人,我在网上叫了个小姐。》

支付宝实名信息


随后我查了一下这个手机号注册的账号,发现在很多比较容易约女孩的社交网站都有注册,比如陌陌、探探,包括盗用孙晴照片的微博


我将这个手机号添加到通讯录里,在这些社交软件上查找通讯录好友,发现他不止盗用孙晴的照片——每个社交上的女孩都不一样。


在检索该手机号遗留在互联网痕迹时,找到一个武汉同城平台发布信息——武汉红天堂桑拿会所。



《为了追查盗照片的人,我在网上叫了个小姐。》

查到他发布的会所


但奇怪的是——在百度地图上居然没有这家会所,我查了一下这个平台,发现它发布信息是不用核验真实性的。


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红天堂会所不存在,只是在网上打着会所的幌子引流到微信上招嫖。


我觉得很奇怪的是,做色情服务的人会如此大胆直接使用自己的真实手机号吗?


其实心里大概有了一个答案,只是我需要确认,在某个接口网站查询了他手机号的入网时间,发现是在16年就已经办理了该手机卡。


通过某个渠道查这个手机号的机主身份证,而这个身份证反馈给我的信息是——机主叫陈志亭,53岁,女。


为了确认判断,我在微信上给老鸨打了一个微信电话,借故再次询问交易方式,而话筒传来的声音是20出头的小伙子。


综合以上情况,能直接下定论——他使用了身份四件套。


《为了追查盗照片的人,我在网上叫了个小姐。》



怕他生疑,我不敢再墨迹,直接把定金转他支付宝上


没多久他就给我发了一个姑娘的微信,让我跟她联系商量好见面的时间


我和她约定周五晚上八点在维也纳酒店见面。


《为了追查盗照片的人,我在网上叫了个小姐。》

跟外围女约定时间



《为了追查盗照片的人,我在网上叫了个小姐。》


三天后我拿着工具袋提前去了酒店,为了避免仙人跳,我在房间的角落装上了针孔摄像头


《为了追查盗照片的人,我在网上叫了个小姐。》

能联网观看的针孔摄像头


把早上准备好的身痒粉装在一个小玻璃瓶里,并且藏在衣袖里。


《为了追查盗照片的人,我在网上叫了个小姐。》

用玻璃纤维磨成粉的身痒粉,吸入会伤身体


为了安全起见我还叫上了另一个朋友——老叉


我让他在隔壁房间待着,通过针孔摄像头能看到我房间里头的情况,有什么不对劲的第一时间来敲门。


我坐床上重复模拟计划的时候微信收到一条信息,她说快到了,问我开好房了没。


我说开好了,在204房,到了敲下门就成。


没过半小时门响了,从猫眼喵了一眼,是个女生,和照片有些出入。


开门后,她脱掉外套放在椅子上,径直向我走来,掏出手机问我——微信还是支付宝?


被她突然这一下子把我弄笑了:微信吧。


把余款给了后我让她去洗澡,想趁这个机会翻她手机有没有上家的线索。


但她说来之前就洗过了:“来吧,别浪费时间了。”


我没再勉强,按照程序般的亲热起来,我拿出之前藏在衣袖里的身痒粉摸在她的后背,还好两分钟左右就生效了,她一个劲的说后背很痒。


为了赶她去洗澡,我说不能吧:“你该不会给虫子咬到了吧,都让你赶紧去洗洗先,这样多不卫生啊。”


她也受不了那么痒,直接跑进了卫生间,我连忙给老叉发微信让他过来我房间。


我翻开她带来的包包,里面除了一台手机一盒套套以及一个钱包以外,再也没其他东西了。


但发现她的手机有锁屏密码,是魅蓝的手机。


《为了追查盗照片的人,我在网上叫了个小姐。》

当时没拍照,在网上找个图凑合。


转头去拿背包里的电脑出来尝试破解锁屏密码的时候,老叉突然说了句:“我叼!”


吓的我一抖:“你TM小点声!”


老叉说你自己看,给我递过来一身份证,我一看也跟着说我叼!——她未满18岁。


《为了追查盗照片的人,我在网上叫了个小姐。》

她的身份证,才01年


我从背包里掏出一根绳子丢给老叉:“先不管她多大,我怕她突然出来,你去用绳子把卫生间的门把绑起来”


安卓密码保存在Password.key文件里头,我用ADB命令花了十多分钟找到密码文件并且删掉后成功解锁。


《为了追查盗照片的人,我在网上叫了个小姐。》


但一开屏我傻眼了,她手机里就一个微信和支付宝,而微信正是早几天我加她的那个——专门用来做性交易的微信


《为了追查盗照片的人,我在网上叫了个小姐。》


除了和嫖客的对话,就是没找到老鸨的联系方式。


我跟老叉说不可能啊,这台手机是专门跟嫖客约定时间的,你再仔细翻翻里面还有没有手机。


老叉把包包里的东西往外倒的时候,我听到包里有碰撞的声音,我说等等,让我看一下。


提起包包里感觉到还有重量,但一眼看去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了。


心想不会有暗层吧,瞎折腾了一分钟还真在包包的暗层里找到另一台手机,同样也有锁屏密码



《为了追查盗照片的人,我在网上叫了个小姐。》

在网上找不到同款暗层包包,随便找个图凑合


因为有了上台手机的经验,这回轻车熟路的破解了密码


立刻翻微信和QQ,在里面找到了一些备注,估计是朋友关系,我把这些信息都存我手机上。


赶紧收拾好被我弄得乱七八糟的床,将她的包包和手机放回原位,把老叉赶了出去。


等了三分钟左右她啥也没穿就出来了,还说让我久等。


我说没事,你先坐着,问你几个问题。


她一脸疑惑,说要问什么


我琢磨了一下,问她:“你的上家是谁,就是谁喊你过来的。”


她说你TM傻逼吧,你想搞什么?


我拿出刚刚存好她朋友的联系方式给她看说:“你不配合我就跟你身边的人说你是性工作者,刚刚看了眼你的身份证,还未成年,信不信我跟你爸妈说他们会不会锁你起来。”


突然她情绪开始激动起来,问我有什么目的,开始哭起来,大闹,含糊不清的说:他说这事没什么风险的。


面对她的情绪失控我突然懵逼了,她说话越来越大声,我担心会被外面不明真相的热心群众报警可就麻烦了


我赶紧安稳住她说:“你别急,我就问几个问题,问完了咱们不会再有联系,我也不会害你,同样也会当你面把你朋友的联系方式都给删掉。”


似乎她刚开始以为我会用这事来长期威胁她才那么激动的,我说完之后她眼圈红红的答应下来。


给她递了几张纸巾等她稳定点后,我慢慢问出我想知道的事


  1. 你的上家是谁?

  2. 你们从哪里认识的?

  3. 平常都是怎么联系的?


她说当时是在一个二次元群里抱怨说最近没钱买cosplay服装了,然后应该是那天晚上他就问我,要不要做兼职,一单就有2000块,没什么风险的。


我连忙问她是在哪个群,她拿出手机翻了好一会后给我看,说是这个群。


《为了追查盗照片的人,我在网上叫了个小姐。》


那他的QQ是哪个呢?除了QQ还有哪些信息吗?


平常都是在QQ联系的,对了,我还有他的支付宝帐号。她情绪稳定后开始告诉我越来越多的内容。


我说行,你把他的信息都给我看一下吧


目前有了三个新的线索


QQ:129*******

支付宝:186********

QQ群:945****


最后我盯着她的眼睛吓唬她:“你不要耍花样,如果让我发现你骗我的话,我会让你身败名裂的。”


她又哭了,说:“哥,我没必要骗你,你放过我好不好,刚刚你说的删掉我朋友的联系方式是真的吗,我已经把知道的都告诉你了!”


这孩子突然就哭了,我没忍心再吓唬她,摇摇手后当她面删掉从她手机里存的信息,从角落取走摄像头后劝她从良:“你还小,干这事要遇到坏人就惨了。”


没等她应我,赶紧开门走了出去。


老叉这会也从隔壁房间走了出来,问我:“她会不会撒谎”


我说应该不会:“这孩子都没成年,吓唬一下估计是真害怕了什么都说出来。”


《为了追查盗照片的人,我在网上叫了个小姐。》


周六早上我开始整理目前的线索,感觉这事有些眉目了。


我先查了一下那个支付宝的手机号,归属地是在武汉,搜索了一下支付宝实名信息——沈万


把该手机号添加到通讯录里查找QQ,结果搜索到的号码正是她提供的QQ,看来她没有骗我。


而这个QQ号我认为应该不是买来的,因为等级和Q龄很正常


《为了追查盗照片的人,我在网上叫了个小姐。》

他的QQ年龄和等级很正常


QQ的历史个性签名能证明该号码不是买来的——他在14年是做烧花烫钻的,并且还留了一个电话,查询归属地同样是武汉的


《为了追查盗照片的人,我在网上叫了个小姐。》

历史个性签名


但我拨打过去的时候已经是空号了,从更多的历史个性签名来看:这个QQ号是他的私人号码。


我开始检索这个QQ遗留在互联网的信息时,找到了他在15年发布的一个帖子——转让健身卡



《为了追查盗照片的人,我在网上叫了个小姐。》

14年发布的帖子


而这个发帖人的ID是:gi***王


在后面的调查中,我发现这个ID是他的常用ID,可能他自己也没有想到一个常用的ID居然能导致泄漏如此多的个人信息。


我通过gi***王的ID往下追查找到了他的贴吧帐号,他的贴吧用户名正是该ID。


《为了追查盗照片的人,我在网上叫了个小姐。》

他的贴吧ID也是gi***王


他发布的帖子非常多,并且吧龄长达八年——看来是经常混贴吧的人。


我在五千多条的帖子里花了一整天时间去筛选过滤无用信息,最后根据碎片化信息定位出他的大概情况。


  1. 姓名:沈万

  2. 年龄:23岁

  3. 常在武汉洪山区一带活动

  4. 高中毕业后就没再读书

  5. 2014年后开始做不正经工作

  6. 常去地点:老友网咖

  7. 有个经常开黑的朋友

  8. 自拍照


《为了追查盗照片的人,我在网上叫了个小姐。》


综合以上信息分析,我决定从老友网咖开始调查——核验信息真实性。


《为了追查盗照片的人,我在网上叫了个小姐。》

武汉老友网咖


老友网咖是在武汉洪山区,常混迹网吧的人群为学生/年轻人,最易接近的则是学生——我要让在附近上网的学生替我找到他。


百度洪山区内所有高中学校,挑选了几家离老友网咖比较近的学校


《为了追查盗照片的人,我在网上叫了个小姐。》


再通过QQ群搜索这几家学校对应的Q群,很快就打入了内部。


《为了追查盗照片的人,我在网上叫了个小姐。》


我在到处打听谁经常去老友网咖上网的,在群里选了几个头像看起来比较调皮的孩子


打算让他们替我确认沈万是否常在老友网咖上网。


《为了追查盗照片的人,我在网上叫了个小姐。》

让附近的学生替我找到人


一共跟十几个学生私聊过,等待了三天后,有个学生给我发来了照片,跟我说:“应该就是他了,我不敢靠那么近拍,怕他发现揍我”


《为了追查盗照片的人,我在网上叫了个小姐。》

有个学生给发了张偷拍照


我从侧脸看去,跟沈万的相似度很高,截止3月8号,我不打算再往下查了,通过一条微博找到了对方的真实身份,如果想要知道更多必须前往武汉,但张成给的钱太少,不值得那么远跑一趟。


我收集了沈万为人提供约外围女的服务证据后联系了张成


跟他说,这件事调查完了:“你女朋友照片是被一个叫沈万的人盗用引流到微信上招嫖,人在武汉,你打算报警还是?”

张成说:“我琢磨琢磨”


“我们尝试以另一个角度讲述那些尚未被大众所了解的事物,即使你是相当安全的,但你仍要怀有警惕,这样才足以对抗生活中可能会出现的荒谬或离奇的局面”


文章更新速度取决于调查所花时间


《为了追查盗照片的人,我在网上叫了个小姐。》

《为了追查盗照片的人,我在网上叫了个小姐。》


● ● ● ● ● 

本文为半虚构

根据真实求助改编而成




点击下方图片阅读更多


《为了追查盗照片的人,我在网上叫了个小姐。》

《为了追查盗照片的人,我在网上叫了个小姐。》

《为了追查盗照片的人,我在网上叫了个小姐。》

《为了追查盗照片的人,我在网上叫了个小姐。》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我会永远在你身后




点赞

发表评论